随着新预算法的出台,财政部与中国人民银行(以下简称“中央银行”)之间关于国库监管权归属的争议,即国库“经理”与“代理人”之间的争议告一段落,但这一争议最近突然升温,财政部和中央银行下属的媒体参与了辩论。

引发争议的导火索是6月下旬公布的《预算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详细说明了双方在资金业务管理方面的具体职责分工。

7月底,中央银行《金融时报》发表了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战略研究所所长王的文章,指出《意见稿》违反了《预算法》中央银行管理国库的规定,为国库负责财政指明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随后不久,财政部《中国财经报》发表了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陈红的一篇文章,指出“经理”一词可以理解得太多,中央银行的“经理”金库应该是金融资金的代理人。

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学院教授刘小川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这两个部门对“经理”这个词有不同的理解。“管理者”与以前的“代理人”的区别在于是否授予资金监管权和资金运营权。财政部作为国库的主管部门,应当对国库进行监督和管理,但也应当给予中央银行经营其部分资金的权利经过十多年的争论,去年8月通过的新预算法延续了此前的规定,即中央银行管理国库,但也保留了“国库的控制权属于各级财政部门”

财务部对国库资金的控制与所谓的国库经理制度存在内部冲突。这也为目前财政部和央行“经理”之间的纠纷奠定了基础。

6月24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意见稿》,其中第73条至第83条重点是国库管理职责,特别是财政部与中央银行的具体分工。根据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发布的《意见稿》指令,《意见稿》由财政部起草。刘小川告诉记者《第一财经日报》,《意见稿》充分体现了财政部在国库间分工的要求。

但是,上面提到的《意见稿》国库细则是有争议的。

7月27日,王在《金融时报》中写道《意见稿》否定《预算法》第59条“各级政府要加强对本级国库的管理和监督”的规定,对“国库要接受财政部门的监督和指导,对财政负责”进行了“立法创新”。国库的一切组织管理事务由财政部门决定,财政部门实行“会计”和“出纳”相结合。

其次,王说《意见稿》把国库分为经理和管理机构,统称为“管理机构”,破坏了国库的统一和完整。

王在文章中说,在管理体制下,中央银行以国库单一账户为基础,承担“所有政府预算收支”等全部业务。在代理制下,中央银行只负责处理本部门的收支业务或财务部门“中央银行开立的金融存款账户之一”的部分收支业务。中央银行成为国库业务的“代理银行”,与商业银行作为一个企业建立在同一水平上。这不仅不符合中央银行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的地位,而且也是人为地将一个单一而明确的国库转变为由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等许多存款账户持有的模糊国库,严重损害了统一性和完整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